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chapter32

白洁高一

房间里高一,甄熙晴趴在床上高一,眼神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整个魂儿好像都被抽走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她因为一时触动高一,竟然跟陆承洲说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高一,又因为一时触动掉了两颗金豆豆,竟然就被陆承洲……抱住了!

甄熙晴整个人都不好了白洁,可是想到陆承洲白洁,她还是没办法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甄熙晴深吸一口气,爬起来跑去了陆承洲的房间。

陆承洲的房间本来就在她的房间附近高一,走两步就到了。

扣扣白洁,房门被敲响白洁,甄熙晴蚊子般的声音第一次显露了她的心虚。

“陆承洲……你还好吗?”

里面没声音。

甄熙晴更心虚了。

陆承洲的确是抱了她。其实就那时候的氛围来讲白洁,她也不是不知道陆承洲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白洁,可是她就那么下意识的……把他打了一顿……局部地区受伤尤其严重!

“你……你不说话高一,我就走了啊。”

甄熙晴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白洁,转身就要走。然而就在她转过头的那一刻白洁,陆承洲的房门打开了!

陆承洲神色复杂的看着甄熙晴高一,哪怕他表现的再淡定高一,终究还是有些痛色显现在脸上,甄熙晴原本是想过来道歉的,现在人家开门了,她自然要把道歉进行到底。

“咳咳白洁,那个……不好意思啊……刚才我的情绪很激动白洁,所以一不留神……其实我平时不是这样的!我……我就是没想到你会那样啊……”

陆承洲觉得有些蛋疼。

让甄熙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白洁,她原本以为陆承洲会非常的愤怒白洁,甚至是冷眼相对,但是现在,氛围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算了高一,没事。”淡淡的回应了甄熙晴高一,陆承洲再一次认真的望向她,甄熙晴敢发誓,这个眼神简直复杂的深不见底,以她的功力竟然都没能看出这个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唯一能确定的是白洁,这个眼神传达的意思并不是“这事儿就算完了你滚吧”。

秉着“我动手我负责”的认真心态高一,甄熙晴思考了一下高一,说:“要不然,我还是带你去看一看医生吧?”

陆承洲薄唇紧抿白洁,眼神中竟然生出了几分溃败的神色。好像是终于放弃了什么似的。他微微垂眼白洁,似在思考,然后说道:“你是来道歉的?”

甄熙晴点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不太习惯那样。”

这个信息让陆承洲的眼神忽然一变白洁,好像又是触动了什么新的情绪白洁,他微微蹙眉:“为什么?”

甄熙晴觉得今晚的陆承洲怪怪的高一,可是怎么怪又说不出来高一,对这个问句有些理解不透,表情也显得略呆滞:“啊?什么为什么?”

陆承洲深吸一口气白洁,直接问道:“为什么不喜欢那样?”

甄熙晴终于明白过来所谓的那样就是那个安抚的抱抱。事到如今高一,她觉得自己道歉也要道的有诚意高一,索性说道:“陆承洲,你也不是个八卦坏事的人,虽然之前因为照片的事情,让我觉得很恼火,但是我相信那跟你没什么关系。我就跟你说了吧,我不喜欢别人忽然离我很近,更不喜欢他们碰我!我啊……”

甄熙晴忽然左顾右盼起来白洁,神神秘秘的凑近白洁,用手遮住嘴小声的说:“你看我长得这么漂亮,小时候也不差呀,我啊,小时候被一个小流氓觊觎过,那一次吓死我了!还好后来没事儿,但是之后,别说不熟悉的异性靠近我我会反感,就是熟悉的也不能说那样就那样!总是会让我想起不好的回忆!”

也许这个回忆真的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高一,以至于甄熙晴整个人的表情都不好了高一,非常沉痛,非常恐惧。她觉得自己已经够有诚意了,可是抬眼一看陆承洲,整个人都吓了一跳:“你……你的脸色怎么这样?不舒服吗?我不是说了带你去看医生吗!你为什么要强撑着呢!走走走!”说着就要拉着陆承洲走。

陆承洲的脸色真不是一点点的难看白洁,他抽回手白洁,微微急促得呼吸仿佛是在压抑着某种情绪。

甄熙晴有些不懂高一,可是也不好继续再问高一,陆承洲不愿意去医院,她也不能硬拉着人家走,等了一会儿之后,她只好说道:“那……你要是坚持要自己疗伤,我就先回去了。”

陆承洲没有留她白洁,事实上白洁,等到甄熙晴都回房间了,也没有再听到陆承洲的动静。她撇撇嘴,自己梳洗了一下休息了。

妮萨的订婚宴在布罗斯岛最豪华的酒店高一,当天整个酒店包场高一,虽然说妮萨未必有甄熙晴红,但是她很会做人,和很多同行的关系也处的很好,所以到现在为止,说是她的订婚宴,去捧场的人肯定不会少。

之前甄熙晴的确和她在一个角色上有过较量白洁,之后甄熙晴的成绩也明显更好白洁,但是妮萨表现的十分的大度,别人对她自然是称赞,但是甄熙晴和她相处的时候就是哪哪儿都不舒服。

现在她订婚高一,态度诚恳的请她去热场高一,要是她拒绝,回头指不定又会有什么□□出来。罗鸣音就这个事情跟甄熙晴说过很多次,虽然甄熙晴表现的十分不耐烦,但是还是乖乖地窝在床上选曲子。

热场嘛白洁,还能怎么热……

“怎么都觉得这样子像舞娘……”甄熙晴嘀咕着高一,转了个身继续选曲子。

因为工作室这边连着两天都在施工白洁,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甄熙晴就被吵醒了。本来因为妮萨的事情白洁,她心里就不太开心,早上一被吵醒,她整个人都毛躁了,趿着拖鞋冲过去,就差掀桌子了:“一大清早的你们在干什么啊!”

办公室里面只有韩康康高一,看到甄熙晴过来高一,赶紧道:“晴姐,这几天都会装修,可能会有点吵。”

“装修?装什么修?”甄熙晴一脸疑惑白洁,可是很快又说道:“可是装修也不是你们这个样子的啊白洁,有劳动时间的啊,有装修工人要这么辛苦这么早就来装修的吗!”

韩康康竟无言以对。

“怎么了?”陆承洲竟然穿着一身工装就过来了白洁,他身上还落了尘土。韩康康看着陆承洲这个样子白洁,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栋楼建好之后高一,也经过多次装修高一,可是那时候陆承洲都是不在的,他喜静不喜闹,可是现在这样在现场亲自监督施工,还真是前所未有的。

甄熙晴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白洁,心里全都是火:“陆承洲白洁,你在报复我对不对!”

陆承洲淡定的看了她一眼高一,自然知道她为什么发火:“靠西边的贵宾室隔音效果比较好高一,要是嫌吵的话就过去休息休息吧,因为临时需要,所以比较赶工。”

?甄熙晴觉得有点不对劲。陆承洲居然没有明朝暗讽她白洁,还这么有耐心的指引!?他不是吃错药了吧?

陆承洲交代完这些高一,耐心的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甄熙晴用一种谨慎而又防备的眼神看了陆承洲一眼白洁,摇摇脑袋:“没、没了……”

陆承洲点点头:“要是早饭不想在这边吃高一,就让康康留一份给你一起端过去吧。”

甄熙晴看着陆承洲淡定的交代完一切转身离开的背影白洁,忽然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白洁,她指着陆承洲离开的方向,扭头望向韩康康:“他怎么了?”

韩康康一脸尴尬可能生病了吧……

甄熙晴实在受不了那样敲敲打打的声音白洁,按照陆承洲的指示去了贵宾室。韩康康也很快就将她的早点送了过去。进门的时候白洁,甄熙晴歪在那里看视频,韩康康说:“晴姐,吃早饭吧。”

甄熙晴应了一声高一,有些没精神的走过来。韩康康看到她看的是一段舞蹈视频高一,领舞的就是她,不禁有些好奇。甄熙晴喝了一口牛奶,顺着韩康康的眼神看到自己的手机,笑了笑:“好看啊?”

韩康康老实的点头:“好看。”

甄熙晴扑哧一笑:“这孩子怎么这么老实呢……”

甄熙晴吃着早饭白洁,留了韩康康在这里聊天:“你们和余沁什么关系啊?”

韩康康:“哦高一,其实我们都是一个地方的。我们老家盛产木料高一,师父去我们那儿采购材料的时候,我们认识师傅的。那时候我想跟着师父学手艺,废了好大的工夫才跟着过来了,之后余沁和杨妈她们就都过来了。本来大家也没什么事情做,就都在这里安定了。”

甄熙晴笑了笑:“哟白洁,那陆承洲还是你们的大恩人了。”

韩康康笑了笑:“恩高一,是恩人。”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高一,又提起了之前的事情:“晴姐,我知道师父是对我好。可是有时候我的确很心急……师父有功底,他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可是我已经落后了很多,我从来没想过要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早点独当一面……”

甄熙晴认真的吃着早点白洁,没有发表意见。韩康康见她对这个话题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白洁,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再说。

“那边在装修什么?”甄熙晴转换了话题。

这一点连韩康康都不知道:“师父也没跟我们说白洁,估计是工作室要扩大吧。师父现在的知名度比以前更高白洁,想要拜师学艺的一定也更多。”

甄熙晴了然的点点头:“啊我们陆老师要变成名人了啊。”

韩康康心里说也是拜您所赐白洁,但是想了想白洁,还是忍住了。

吃完早饭高一,甄熙晴准备活动身子了高一,她把余沁叫了过来。

“演、演出伴舞?”余沁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甄熙晴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对啊高一,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余沁连连拒绝:“可是……可是我根本什么都不会啊!我……我也没有演出经验……”

“只要肯练高一,没什么是做不到的高一,伴舞的动作不会特别的难。再说了……”她认真的看着余沁:“难道你希望一辈子都自己留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跳给自己看吗?”

余沁咬着唇白洁,她心里明明已经有触动了白洁,可是却并没有立刻就答应。

是啊高一,她是这边的员工高一,就算没有明确的任务,也不能随便离开这里去做别的。更何况是跟着甄熙晴这样的女明星去表演,那样的场合,她肯定不行的!

“晴姐白洁,我怕……”

“怕怕怕怕什么怕!?你都多大了怎么还扭扭捏捏的!”甄熙晴瞪着她:“陆承洲那边就算是我挖了角高一,聘请你做个兼职高一,一个小时一千块!”

一个小时……一千块……余沁小脑袋摇的飞快:“不不不白洁,晴姐白洁,我不用钱……”

甄熙晴多霸道的一个人高一,决定了就不会再改变了高一,余沁其实并不是不愿意,只是她从来没有什么演出经验,更不要提上到那么大的台面上了。所以当甄熙晴一锤定音之后,她整个人都十分的忐忑。

一直到晚上吃饭白洁,余沁都还在担心自己的状态不好。其实正如她所说白洁,她的确没有经验,不难看出甄熙晴实在给她制造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如果没有好好把握,或者把握了却辜负了,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让余沁去伴舞?”陆承洲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高一,有些意外。甄熙晴点点头:“对啊高一,她跳得挺好的。”

陆承洲沉默了一下:“她没有什么经验。”

甄熙晴:“谁不是从没经验到有经验的。怕的不是没经验高一,而是连出错都不敢!”

陆承洲竟然没有在说什么。

妮萨的婚礼准备的的确够铺张高一,不仅仅是演艺圈的朋友高一,听说男方那边还结实很多有名气的人物,整个婚礼都是十分盛大热闹的。也因为是这样,所以整个前期准备都非常的繁重琐碎。

甄熙晴已经定了余沁白洁,余沁虽然紧张白洁,但是在确定之后,还是十分努力的训练。杨妈一开始觉得这个机会太冒险了,大概是因为之前甄熙晴的大小事情都能惹得满城风雨,杨妈总觉得要是余沁出个什么错,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来谴责她,倒是甄熙晴笑呵呵的说:“那也得全世界的人能进到会场中心去亲眼目睹啊。”这才安抚了杨妈。再看看余沁那么认真的样子,大家都从一开始的担心变成了最后的鼓劲。

不过高一,努力是一回事高一,真正的条件又是另外一回事,这边本来就是陆承洲的工作室,余沁从前想跳舞只能躲在房间里就着音乐慢慢的跳。现在虽然有了机会,但是周围还是不太方便。

对于这件事情白洁,甄熙晴抠抠耳朵:“这有什么不方便的白洁,我打个电话给罗鸣音,明天开始你去我的练舞房跳呗。”

开玩笑高一,甄熙晴专用的练舞房高一,那可不是谁都能染指的。余沁原本是很惊喜的,但是当陆承洲发话之后,惊喜全变成了惊吓。

“为什么要去你的练舞房?这边有练舞房给你用。”

陆承洲的一番话高一,让甄熙晴和余沁都极其诧异!更别提杨妈她们了。

练舞房?我们这边什么时候有练舞房了?

甄熙晴乐了:“看!陆老师物质精神双支持高一,你还要犹犹豫豫的吗!”

这番话让边上几个人都有些无语。内心的os竟然出奇的一致你瞎吗!你是什么时候选中余沁的!这边是什么时候施工的!这个练舞房到底是做给谁的看不出来吗!

然而甄熙晴像是真的没看出来。陆承洲把她领到刚刚改造过的练舞房之后高一,她啧啧的看着这个设施高一,连连点头:“这个品味还不错!”然后拍着余沁的肩膀:“要加油啊!别辜负了你的老师!”

余沁虽然也觉得甄熙晴好像没脑子白洁,但是心里却是感激的白洁,笑了笑,重重一点头。而一边的陆承洲呢?佳人有没有领他的情,他好像也并没有在意,明明明白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事情,他也不解释,顺着甄熙晴的话,对余沁有了一番鼓励。

很快,余沁就开始勤奋的练舞,有了这个练舞房,甄熙晴再也不用窝在房间里用柜子压腿了!站在镜墙面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整个人就像是瞬间注满生命一样,精神焕发的指导起余沁。

两个人整日整日的呆在这里,到了吃饭的时候,竟然也是陆承洲亲自送过来的!

为此,甄熙晴很是震惊。

“陆承洲?”趁余沁吃东西的时候,甄熙晴跑到陆承洲面前搭话。陆承洲送完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拖了把椅子就坐在一边等着。

陆承洲看着她还没动的饭,不免皱起眉头:“你不吃?”

甄熙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饭菜,挥挥手:“啊……我不习惯练舞的时候吃东西……”

习惯!?陆承洲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不吃东西你有力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缓和,而昨天陆承洲的好心安慰却换来了她的一顿暴揍,面对此刻的陆承洲,甄熙晴竟然还有些谈性,坦白道:“有啊,我以前经常一练就是一天,等到一天全部结束了,再吃东西。”

陆承洲:“吃蔬菜水果?”

甄熙晴挑眉:“我的饮食都是搭配好的好嘛!”

陆承洲默了默,抬抬下巴:“那些也是搭配过的。”

甄熙晴正要回话,忽然间意识到他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扭头看了一眼他送过来的饭菜。陆承洲继续道:“要保持身材不是错,但是也别太过了。该吃的还是得吃,只要多运动就好了,还能保持身体健康。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习惯,但是以后,到了吃饭的点儿你就是塞也给我塞进去。”

甄熙晴看着陆承洲的眼神慢慢的就微妙起来。

陆承洲这番话不是威胁也不是开玩笑,全然一副通知的语气,感觉到甄熙晴看着他之后,他也望了回去,然而视线碰触的那一刻,她却移开了目光,直接把注意力放在了余沁身上:“吃那么快干什么?有人跟你抢啊。”

余沁塞了一口,说话都听不清楚。甄熙晴知道她想说什么,又补了一句:“不赶时间。”

余沁这才缓和了狼吞虎咽的程度。

陆承洲收回目光,无奈的笑了笑。

送饭的任务结束之后,陆承洲说道:“其实你想给余沁一个几乎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应该想清楚,没人能一口吃一个胖子。也许对她来说压力太大未必是好事。”

甄熙晴笑笑:“这样啊,我刚好相反。我觉得,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份决心要做好这件事情,那一个深刻的印象,也许就能成为失败之后最好的激励。”

陆承洲看着她:“失败?你希望她失败?”

甄熙晴一脸好笑的样子:“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啊。”

陆承洲瞪了她一眼,复又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一次真的失败,也许会让她过不了这一关,甚至说会放弃。”

甄熙晴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她真的放弃了,那就是老天在亲自给她演示她并不适合继续在这一行浪费时间的事实。”

陆承洲愣了一愣,甄熙晴又说:“人一生才多少年啊,有的人以为自己适合什么,结果用了一辈子才知道自己并不适合,本来就活那么点时间,有机会成功就该抓紧时间,没机会没希望就该趁早收手,这样子,一辈子下来才算是有收获。”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尤其的认真,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陆承洲别开目光,低低的“恩”了一声。

吃完饭之后,甄熙晴继续和余沁练舞,陆承洲离开了练舞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叫来了韩康康。他递了一把钥匙给他:“把仓库的‘连理树’取出来。”

连理树?

韩康康一愣,没有立刻动作。

陆承洲的作品有很多都是放在展馆里面展览,自己收藏的基本上从来不动的。

看到韩康康还杵在那儿,陆承洲微微皱起眉头:“还有事?”

韩康康这才回过神来,连连摇头:“没……没了。”

等到婚礼将至的那一天,余沁的各种证件几乎已经办好了。小姑娘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心里十分的忐忑。

甄熙晴也算是很久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现在去给妮萨的婚礼热场,媒体一旦采集到她的信息,绝对又是铺天盖地的报道,所以出发之前,罗鸣音还不忘记叮嘱她,这一次是一笑泯恩仇,不是拉仇恨!反正妮萨结了婚以后,短时间之内不会再专注工作,犯不着弄得不愉快,就当出去刷个脸给自己上上热搜,不要随便甩脸。

甄熙晴嗯嗯嗯的应了好一些,终于带着余沁到了机场。

因为这一次出行并没有消息泄露,所以也不存在什么疯狂粉丝的拦道。几个人低调的到了机场,甄熙晴架起黑超,和余沁一起在罗鸣音和方莉的护送下准备登机。

然而,就在这一刻,另一个方向竟然有尖叫声传出来!

甄熙晴一愣,下意识的望向罗鸣音:“不是说没人知道吗?什么情况?”

罗鸣音也一脸不理解,但是很快又想明白了:“估计是别人的粉丝吧,咱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快走吧!”

甄熙晴撇撇嘴,“走吧。”

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边的疯狂团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眼看着就撞过来了。大概是粉丝太热情,余沁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一个慌张间,就被可怕的人潮冲散了!

“晴姐!”余沁大声的喊她,甄熙晴也是恼了,哪家的粉丝!

然而,这些粉丝太疯狂,甄熙晴还没来得及拉住余沁,整个人都被撞得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候,拥挤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揽住了甄熙晴的腰身。甄熙晴只觉得腰上一紧,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从拥挤的人群中挖了出来,进入了一个包围圈……

陆承洲的脸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甄熙晴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他明明还送她们到门口了,这个男人真是!

“你要出差?”也许是因为太过震惊,她这一次竟然忘记横在腰上的那只手来自眼前的这个男人,满心满眼的只有疑惑。

“站稳。”陆承洲低声提醒她。甄熙晴眨眨眼:“我们不会是同一班飞机吧?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陆承洲眼中盈了笑意:“我的行程你要知道的这么清楚干什么,你是我的谁吗?”

甄熙晴被噎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接起话来:“陆承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

咔嚓!

甄熙晴一句话还没说完,闪光灯频频亮起!

她心里劈过一道闪电!见到陆承洲的震惊悉数消失,几乎是本能的从他怀里跳了出来。陆承洲配合的松开手,可是眼角眉梢的笑意,总是让人觉得这个男人的笑容别有深意!

甄熙晴今天是低调出行,所以不可能有什么机场维持秩序的保安,她慌慌张张想要冲出包围群,可是圈子越堵越死,她根本冲不出去。

“晴姐!晴姐!”余沁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甄熙晴隐约能看到她和罗鸣音还有方莉站在一起。可是她只能被堵着。

“麻烦让一让。”男人的手再一次伸过来,为甄熙晴打开了一条通道。随着男人的动作,粉丝记者竟然自动的让开,甄熙晴一脸懵逼的看着陆承洲走到自己身后,将她护进怀中,为她拨开道路。

“陆、陆承洲……”

陆承洲垂眼看她,同一时刻,手微微使力,直接将她推了出去。甄熙晴被助力,几步走了出去,被吓坏的罗鸣音和方莉仅仅护住,罗鸣音好像也第一时间联系了保安过来,甄熙晴这边的圈子很快就被护住。

罗鸣音带着她去登机,甄熙晴被半推着往前走,再去看承洲的时候,早已经看不到他的人。

当天,热门消息自然又归了甄熙晴。

甄熙晴机场秀恩爱,牵手男神落实恋情!(..)

白洁高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