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腾网>都市现实>我愛上了親媽媽> 我愛上了親媽媽

我愛上了親媽媽

我(20)可救地上了(40)已有三年了。少年的肉bang

把作一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充惑的成熟女人而不是那是我高一候的事情。

那一天上育科年的,女生跳高年的,我的育老恰好生病了,由高三的一三十的女教代,她先女生做示,我身材而健美的她在跑和跳,的胸脯一一的,好吸引人,腿也又白又,很漂亮很性感。

一幕情景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年的,以至于我回到家念念不忘。我打房年的,我赫然不比老得更漂亮而且也更有女人味,她的乳房和腿性感了。就那一刻起,我上了。

接下的月年的,我被有果的相思害得食不安。我常常痴痴地一看就是半天年的,趁家里人的候的衣服拿出自慰。偏偏非常我,平常和我有身上的接,我忍耐得很辛苦,近崩。

于我忍不住了年的,好爸爸去出差一天年的,在狂的念的使下我到店了粒安眠,晚我故意要求多做菜,了瓶葡萄酒要和我一起喝。我把下在的酒里。吃完不久就很困,早早地上床睡了。我耐著性子等了半小,估睡得很沉了,就把大反,了,到的房。

我非常害怕也非常激年的,欲望是了理智年的,我上了床,小心地把的衣服光,我很小心、很小心地吻了的唇,只得心砰砰跳,就害怕突然醒。但一直有醒。我摸了的乳房和大腿,是我第一次接到女人的身。

我吻了的下年的,拿舌了的道口。整程我都是又又害怕。我很喜的腿年的,所以乎用嘴吻遍了的下半身,特舔弄了的好久。我舔的足底都有醒,判睡得很沉很沉,就把自己光了,到身上。

整人和全面接的感非常馨年的,我的巴一下就到的道口年的,那里而有有潮的感使我一下子就忍不住就要射了,我忙抬起身精液射在了的肚皮上。可能是于,我感到非常累,那巴也再也硬不起。因此那晚我接了的身有和真正做。

失去後我非常後悔年的,因接下的三年我再也有的年的,爸爸再也有出差,而我也不敢冒危。我的日俱增。

大一月前年的,我到者聊天年的,一人他和做,是奸始的,一直鼓我奸。我被他了。是星期六的凌晨5多,我被鼓得血沸,定趁爸爸每周六上午去爬山家里只有一人的采取行。

那天蒙蒙亮年的,我在前又坐了把小年的,于爸爸起床了,他匆匆吃了牛奶和面包就走了。听到爸爸上房的音,我激得法自持。立上,先在自己房了衣服,一一鼓自己,今天最是怎的果,哪怕是死我也要先和做,得到。

我走近床前年的,只身朝里沉沉地睡著。在清晨的曦光中年的,的影美了。我小心翼翼而又忐忑不安地上了床,著躺下。我的心不地狂跳不已。

由于是夏天年的,只穿了件松的睡裙年的,有些透明,可以看里面只穿了。我小心地掀起的裙裾,雪白而腴的臀部眼底。我伸手的白色向下去,一直到踝都有察。我正暗自幸,忽然翻了身。我就象被雷中了一,被震呆了。仿佛停了。我看的眼睫著,著。于,我最害怕的事情生了,慢慢了美的大眼楮。

那一刻似乎有一千年那。

看著熟悉的美的大眼楮年的,我真不知道怎。我真切地感受到心的巨大恐。我知道自己正面著人生最重大的抉年的,我真不知道何去何,管事前我已下定了心。,我清晰地看到的眼中著迷惑的神情,一性感的唇微微,正要出“你”的音。如果在之前我在彷徨豫的,那,的一微小的作促使我下定了最後的心,我知道如果叫喊出的後果。我迅速了起。

在出之前年的,我的唇封住了她的唇。我果地到了上面年的,用的腿分。眼得大大地呆楞了足有一分的子,然後眼中出恐的神情,扭著身子,同手打著,竭力想我的控制,嘴里出的音。而此刻的我已什也不得了,只是急切地想和暖的身融一。

空前的刺激感和恐感令我的欲望到了致年的,我焦急地找著宣泄的突破口。

愈愈焦急地扎著年的,她的呼吸愈愈急促。我的唇在的上吻著年的,感到串咸的水正流淌了下,我不由得支起身,看著,她微著眼楮,眼角著珠的子令我又又,乎放了一步侵犯她的念。就在我心中天人交的候,我猛然得自己入了一暖的新天地,那感馨得令人想哭。而就象被了似的,被震呆在那里,眼楮得大大的,以置信地盯著我,身一下子僵住了。

我本能地抽插起。然是我的初年的,但我早已刊影上了怎做。我的胸膛里溢著幸福、快。那一刻我完全忘了自己身何年的,只知道自己在快的天堂里浮著。我完全法控制自己的快,在淋致的中我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力地趴伏在身上。好象也得我推,于是我便地躺著。了一,我感到的胸膛起伏著,接著我听到了低的抑的哭泣,哭了。

我既心又有些心慌年的,忙不迭地支起身年的,只已流面。我慌了,想安慰,但又不知道什,只是懦懦地叫著“,。”

把一年的,不理我年的,身因哭泣抖得更害了。

我真不知道怎了年的,比的悔恨涌上心。我有些堪地自己在身上年的,自己也感到有些趣,便灰溜溜地下躺在一。

身向床里年的,肩膀烈地抖著年的,地哭泣著。我伸手的肩,一扭身了,我又伸手去,又躲了。我干脆整身上去,在里。略扎一下,我很,也就不了。

我心里又悔又年的,可是我自己的欲望竟然又高起年的,睫又硬了起,直著的屁股。一定也察到了我身的化,有意地身向前躲。我想既然已有了第一次,再做一次也是一,便的身扳,又了上去。

急了年的,捏拳我又捶又打。我不理的反抗和扎年的,用腿的腿分,又一次入了。

我一胡地吻著年的,一抽送起。我的每一次抽送都出微的呻吟年的,每次有力的刺都雪白的乳房著。和身的每一次摩擦都我快了,我感到的身越越,抽插起越越容易。不懂得候停一停再刺的我拼命地抽送著,直至抵快的最峰。

淋致地之後年的,我愕地微著眼仍在烈喘息年的,而她的阜向上著,更加近我的身。的的,微微出了些汗。我半跪在的腿之,地凝著美的。

大是室的寂使回神。她眼楮年的,我愣愣地盯著她年的,大也了自己才的表,又羞又悔,用力一朝我蹬。我完全有提防,被正蹬在胸口,我哎呦一跌下床,倒在地上。大概也想到自己我蹬到地上,我神情痛苦,切地支起身,看著我,下意地伸出手想拉我。即意到自己赤裸著身,想到我她所做的一切和自己的表,哀怨地看了我一眼,返身倒在枕上,深深地埋枕里,肩著,地哭泣起。

我扎著爬起身年的,坐到床年的,安慰。但我的手一到的肌,就很烈地扭肩膀,著“你走啊,我不要看到你,你走,走啊。”

我了次年的,都是年的,我只好回到自己的房。

整上午年的,都躲在她的室里。爸爸回的候年的,朝里睡著起床,便我是怎了。我朝的身影看了看,故意提高一音“她身有不舒服,有些,叫我不要打她,她想多休息休息。”

粗心的爸爸完全有我和的年的,切叫我音小一些。

了的愧疚年的,天中午我下做了好喜的菜年的,我把菜端到床前。我“,吃了。”不,我又“,不起。我是真的上你了,都是我的。你吃吧。”是不。爸爸催我去吃,免爸爸起疑,我只好“,我先出去了。是我不起你,以後你我吧。”

後年的,整下午年的,爸爸都在房看。我一直想找和,但都有。唯一我欣慰的是,把都吃了。

到要做晚的年的,爸爸告我他晚上要去赴一婚宴年的,我不要做他的了,特交代我要好好照。

爸爸大四多就走了年的,五我再次走了的房。躺在床上。我走近年的,在床坐下。知道我了又地抽泣起,我感到非常的聊,你在生?是著朝著有理我,美的影又起了我的欲火,反正再做一次也是做,一不做二不休我的腿,到了她的身上,似乎感到了真正的到,也不知道那了一股大的力,狠狠的推了我,可她想站起往外逃,我上抓住了她的一只,重重的摔到在了床上。

正在望之年的,床上的一把剪刀吸引住了她年的,她身手去拿。

就在我再次到身上是年的,突然真拿著剪刀自己的脖子年的,抖著[我……你不要再了……受不了了……你要是再……

……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

突如其的面震住了我年的,我定定的站在的面前年的,一也不敢。

[我……我是你……我是不可以……希望你能理解……不要逼我……。]一哭泣一。她的身在抖年的,她的在扭曲年的,她的眼神只有一片慌。

[年的,你不要年的,你知道我是喜你,你才……。]我然比定多了,他在量和,消磨,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不行……我不可以……我你要是……真的……你就收手吧……我求你了……。]著年的,痛苦的了一下。

可就是不意的年的,我找到了破年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下了手上的剪刀。

一慌年的,上有身想逃年的,我看是不急住她了……

[……。]我突然大叫了一。

本能的回一看年的,整人僵住了年的,只我把剪刀利的一面架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年的,你听我好?]我很冷的。

的情已到了年的,面子的行年的,有。

[年的,你到在不明白?]

不知道什年的,也不敢在候什年的,只是一的在,在哭泣。

[年的,你是我最的女人年的,除了你,我也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你拒了我,我的人生就有了意,我活著干什?]著。我的眼眶里也溢出了水,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我年的,你不要年的,你是死了算了。]奈的。

[可以年的,你先死年的,我跟著你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不在乎是天堂是地。]我慷慨激的。

然一直表得很年的,可面子以生命作威年的,她有了方向,她子比自己,有了子,她的生命也有意,可的事情在是她以接受,如果死可以子的幸福,她肯定毫不豫,可面子的生命和沉重的道德,她又如何抉……。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年的,大的力她有了力。

我跪在了的面前年的,他似乎看出了豫的心年的,[,我向你保,我你的不的肉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再我已做都做了年的,只要爸爸不知道……

在听年的,也在想年的,道肉就重要?初嫁我爸爸本以自己得到了幸福,可的被他得到肉,好年容易熬到了在,可子又她的肉要生要死,如果牲了身肉是不是就可以事……

[年的,爸爸你年的,我得不公平,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可你在里受苦,,我要代替爸爸,他不能你的,我,他不你,我……。]我仍然滔滔不的著。

是啊年的,多年了年的,到底什?道德能我快?有美,有,有不忠的老公和不孝的子,到底是什?我的命道就,苦?了一系列的打,的心理已到了崩的,始狂起,于是她做了狂的定。

[年的,你也不要想不通年的,我之的只要我明白就可以了,其他的……

……。]

[不用了。]突然打了我的年的,一手又我的剪刀年的,仍到了一。

年的,又到我吃了年的,眼的看著,不知道怎了?

的站了起年的,的躺到了床上年的,[我,你不是要?]

我反映到底生了什事年的,直不感相信眼前的一切那快的到年的,豫了一下,也跳到了床上。

[,你真的意了?]我傻傻的到。

[你少唧唧歪歪了,你是不是不想要啊。]

我真不敢相信句是平柔似水,美端的母嘴里出的,他疑惑的看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他有怯的爬到了床上,豫的玩弄起的的大奶子。

突然,一翻身,把我在了身下,象狼一般在我的上狂吻。

我被突如其的情景住了,他根本有任何反映,也不知道要做些什,眼前的一切和他的根本不能相提。

扭著柔的身,一大奶子在子的身上蹭蹭去,一雪白嫩滑的大腿在摩擦著我的大肉棒,她的子里只有一快是什?是?

我著疑的抱住了,心里不明白母怎了?怎?

{我,抓的屁股。]

{,你怎了?]我看著不一的,忍不住道。

[怎,你不喜?]反道。

[不是,我只是……得……啊……。]

在我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下,{怎,你反悔了……那容易。]成平,不,更不做,可在她有了一新的,一主的,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是多的舒坦,多的爽快。

著,一屁股坐到了我的上,把小穴我的嘴巴,一磨,我得及,被的淫水涂得一都是,可我是迅速的找到了位置,著的小穴一狂吮。

扭著屁股,一前所未有的快感涌向她的大,原凌在人的上是的爽。才她在了自己的清白苦苦的扎,在她可以情的享受著快,的一,一狂的。

可的是我,然享受著的快,可到在是不明白是怎了?上不是的啊?而且也不是的啊?

[啊……我……舒服?]

[…………。]我的嘴被的小穴著,根本回答不了。

回看了看我那支挺拔著的大肉棒,心中道可以,不太份了?可不的放,可是,做我能得到什,只是快?

可是快不正是我需要的?既然要放何不放到底?不管了,……

扶著我的大肉棒,一屁股坐了上去,小穴里的刺痛和快感一起奔向她的神中,我只感到一暖包容,我沉醉了,沉醉在母的柔狂里,只想一干到底。

在子的身上,上下扭著屁股,久了的快感著她那混的道德。

[,是……什……?]

看著我,一的回答[不要。]其不上什?

她不老公,不子,只了自己,了多年的沉默,了多少次的打,她只想找回一快的自我……

我敢再,他才前所未有的到母的尊。

[我……抓的……奶子……。]

[哦。]我早就想那晃著的大奶子手了,可不知什,就是不敢,在反倒提醒他。

{用力。]

[哦。]看我是怕。

不一也累了,她躺到一,的[好子……你了……。]

我上木一趴到了她的身上,是把他的肉棒引到了淋淋的小穴里。

我械化的挺著屁股,大肉棒在的小穴里回穿梭。

[哦……啊……。]情不自禁的呻吟著,快的感在她的血液里奔,她忘掉了道德的沉重,忘掉了的廉,一刻,她只想享受,享受性的快,享受的刺激,然,她成功的找到了自我。

[哦……我……快……用力……。]

慢慢的,我也忘了才的,沉迷在母的肉中,他舞著大肉棒足母,也足自己的渴望。

[,舒服?]

[少嗦……啊……。]

[是,。]

我拼了命的刺著的身,母子在的快的落,不管是主,是被,一切只有欲望的泄,有道德,有……

母子狂的交合著,媚的看著我,著奏扭著性感的身,一大奶子回,我也幸福的看著,心中有道不的快……

不一,在激情的快感中得到了高潮,我也在母的得到了足。

躺在床上的回味著那多少年有的快感,相信不是最後的一次,更不是唯一的一次,因她已得改,主的去追求自己的生命……

我如以的得到了母的身,然有莫名其妙,可我是沉醉了

【全文完】

少年的肉bang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