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ssd/wwwroot/fenjiuhe.cn/function.php on line 1945
我的淫妻,淫友我的淫妻,淫友_我的淫妻,淫友最新章节_龙腾网
当前位置:龙腾网>都市现实>我的淫妻,淫友> 我的淫妻,淫友

我的淫妻,淫友

嬲姇三部曲离夏

我的淫妻,淫友作者:娟娟

《淫七夕》

我是一名生,今年27。娟(也就是我老婆),今年26,也在位上班。我和老婆是通朋友介的,我相得很好。慢慢地感自己上了她,娟的同意她搬到了我的新房子。房子是我一起的一起修的,每都有我的身影。明年我就要婚了,所以家也不怎管。

娟娟真的是一非常妖的女子三部曲,得大三部曲,走起路一一的,就和她的奶子一啊!特而是老婆最穿了,在我家她的就不下三十,各款式和色的太全了,她的好也是我最最的。有的候和她一起上街的候很多男人都向她投色迷迷的眼光,我特嫉妒,但是心是美滋滋的,有的妻真的感到自己很欣慰啊!

得所中「情人」的那晚上,我都推掉了所有的酬,一起去真正於我的日。那天娟穿得特性感,真的可以引爆每男人的眼球,我喜她,尤其是她身上的香水味,每次到都有一莫名的,白了就是人家一到就知道是的那。我她,她的身,她身的那味道。

我找了一家小包房的餐一起吃晚三部曲,吃的候我:「娟三部曲,今天是七夕,我了件物送你,不知道你不喜啊?」

娟笑著:「你不用我都猜得出你我的什物啊!」

「真的啊?不吧?道你猜出了啊?」

「就你那花花子,我一就知道了,你不知道我是你肚子的蛔?看你傻兮兮的。」

「嘻嘻三部曲,你不是我的天使?怎成蛔了啊?」

「快拿出吧,你西的候,我位的同事都看你了啊!你都注意到啊?」

「真的?我真看啊!」

我只好包把我的物拿了出,了娟,「老公,太漂亮了啊!我真的死你了啊!」娟站起就了我一口,我心提多美了。

「老公三部曲,是你的款式啊?」

「是啊!好看?」

「好看啊!真性感啊!」

「我服我的,她身材和你差不多啊!不知道你穿著合?」

「呵呵三部曲,那你怎不她你啊?」

「我倒是想,但怕她不啊!呵呵。我看你衣的型啊!所以知道你穿著肯定合啊!」

「老公三部曲,你的心真啊!」

「你嘛!所以得心啊!老婆,你穿上肯定好性感啊!」

「呵呵三部曲,是?我真的那美啊?」

「是啊!不美啊!!」

「去你的三部曲,人啊!嘻嘻!」老婆把物放了包:「我吃完去哪啊?」

「老婆,不如我去唱歌吧!你看怎啊?好久看到你蹦迪了啊!」

「可以啊!我也想好好的一下啊!」

我心想,到了歌我就你把衣上,好好的欣一下,肯定刺激啊!

我唱歌的地方不太三部曲,一路有有笑三部曲,但是我想的是娟蹦迪淫的子,子都是那的情景,不知不地感到下面的,整身子都燥起。

我到歌好有VIP中包,服我了,非常情,我是的常客,最主要的是老是我的朋友啊!VIP中包是在面可以插的,要是真的「什事」的很方便啊!我上屋坐下,要了一打啤酒、了吃的,服把音打,然後就出去了。

娟先唱了首歌三部曲,接下就是我的了三部曲,唱得累了就喝酒。

「老婆,你自己一啊!我想看看你跳啊!」

「人三部曲,哪次你都是三部曲,你也不跳,就人家一人跳,要是以後了,省啊!」

「我也不啊!我就是想看看你跳啊!看你自己真的很爽啊!」

「真的啊?」

「是啊!尤其是你甩的候太刺激了啊!」

「嘻嘻三部曲,就你臭美!不跳啊!」

候老婆的了,「喂,你好!噢,啊!你什?那你在哪?吃?什完事啊?好的,一啊!拜拜。」

「老婆三部曲,什?」

「她去朋友家了,吃呢!可能一要打牌吧?」

「噢三部曲,她找你啊?」

「她看看上人了不,人了就玩。」

「噢三部曲,你就去了三部曲,我一回家好好『玩玩』?」

「你天天就知道『玩』,就知道害我。」

「天天『玩』我足不了你!不天天的你不出去找啊?」

「子啊!要找早找了。你自己的大伙就我了啊!找?」

「呵呵三部曲,是老婆知道我啊!」

我她一杯酒,她端喝了。我站起身,她:「你什去啊?」

「生。」

「老公,一你回我玩一啊!行?」

「在啊?」

「是啊!境啊!在玩多刺激啊!你看怎啊?」

「好啊!在玩肯定刺激啊!你等等我三部曲,我上回啊!」

我在生想,在是第一次啊!老婆真有意啊!我迫不及待地解完,上跑回包房。屋子已起了音,我手插上了,我感到整屋子的氛得常燥。看到老婆扭的身、婪的表情,我真的按捺不住自己的情,一把她在,看著她的表情、著她的香,就在眸相的刻,我的目光撞彼此最需要的西,那就是性。

「老公三部曲,我漂亮??」

「老婆,你真漂亮啊!真的味啊!」

「是?真的啊?」

「真的啊!」

「那你喜我哪啊?」

「你的一切我都喜啊!真的。」

「你就是嘴好三部曲,最人家喜啊!」

「呵呵!」

老婆的手不停地在我下面摸三部曲,我知道那在已是於她的了三部曲,我自己有的老婆而幸啊!真的是我的福啊!抱著她,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上的。

「老公,是不是太了啊?看看它都大了。」

「是啊!哪男的看到你子三部曲,下面的不大啊?你真的太味了啊!」

著音的奏,她抱著我的部不停地扭著腰肢,看到她的眼神,我真的想上把她弄到沙上「玩」了。但是我每次做的候都有前的,有的候一做就是小。真的喜射完的感,再著她好好地睡一。

她我的脖子三部曲,扭著的腰部走向前台三部曲,特意把散了下,我知道只有她才得更狂,不得不承她的的是「尤物」。我量把音的音放到最大,候老婆不知道是酒精作用是心,手不地玩弄自己的,包括她那迷人的乳房,每舞曲到了高潮,她的手就增加力度,不地伸出舌去舔自己的唇,偶手掠她的「神秘之」,更向你投挑逗的眼神。

就是她那些不意的作和眼神,不知道起了我多少次的勃起。我的心早已不是那的安份了,起身一把住了老婆的腰,她也倒到了我的。

我抓起她的望著她:「老婆三部曲,你真啊!」

「你不就是喜我子?」

「是啊!不只是喜三部曲,就是期待啊!」

老婆的手伸了我的子,我知道此肉棒已破了它自己的「底」,膨到了。

「老公三部曲,看看它都流水了啊!你好淫啊!」

「它只有才能你舒服啊!不啊?」

「你真啊!」

我吻著她的、吻著她的耳後伴著我烈的呼吸,看得出老婆在已受不了了,她不地「扎」著、「逃避」著,我知道是她最敏感的部位啊!老婆好像要裙子她的束,不停地撕拽自己的衣服,我只好她拉背部的拉,她粗暴地去自己的裙子。

「哦……哦也……哦……老公不要啊!不要了啊……你舔哪三部曲,我真的死了啊!哦……哦……」

「哪啊?快啊!」

「下面啊!」

「下面是哪啊?那啊?」在的我恨不得把她「吃」掉啊!

「啊!我的小三部曲,那好啊!求你了啊!放了我吧三部曲,好?」

我笑了,笑得是那欣慰,是那的狂。看到老婆淫的子,真的不知道她要是和的男人在一起,是不是也啊?或比在放,或比原狂。

低下看到老婆穿的白色蕾胸罩三部曲,大的乳呈在我的眼前(老婆的乳房很大三部曲,穿的都是那透明的胸罩),我慢慢地蹲下,猛地把嘴到胸罩的外面,一口咬住她的乳。

「啊!你什啊?啊!哦……哦……」

「你不就是喜暴力的?」

我的手慢慢地打她的胸罩,好伙,大的奶子有了束,就像要掉下似的,的好像在向我挑。我用舌尖慢慢地在奶上挑挑去,不地也整口的吸吮起。

「嗯……嗯……是不是得很大?啊!」

我哪管老婆在什啊!只著玩弄著,另一手不停地蹂著那奶子,我不停地揉搓、拉扯,奶得就像葡萄似的。伴著老婆的呻吟,我的舌尖不停地在向下延伸,每她的肌的候,她都刻意地在逃避著。我蹲下,手住她的美臀,舌尖也到了她的,不地用牙咬住的,不用舌尖在她的「私密」滑行,那感真是以用言形容。

老婆穿的是丁字三部曲,就是怕穿裙子露出痕三部曲,她:「掉它,用你的嘴掉它。」

「不嘛!我玩!不是更刺激?」

「嗯三部曲,好那你好好玩啊!哦……哦……哦也……你太力了啊!哪女的你玩都服的三部曲,你的舌太好使了啊!弄得我身麻酥酥的。」

「哪女的?我有你就了,玩啊?」

「三部曲,就你活和你的大肉棒三部曲,玩也不在下啊!」

「是?真的啊?那你哪天找你的朋友咱三一起玩啊!怎啊?」

「哦……哦……就是那啊!你碰它啊!那好三部曲,我都快站不住了啊!哦……哦……舔哪了啊!死我了!哦……哦……」

老婆我,可是我哪放她的「私」啊!也奇怪,我的舌和下面的都挺啊!呵呵,也是我以自豪的「秘密武器」啊!

老婆不地在呻吟著三部曲,候了三部曲,我刻意地小了音的音。

「喂,啊!你吃完了啊?人了?啊!不上了啊?我在等你!我和你姐夫在一起,哦……嗯……那你什啊?一小啊?啊?好的,一啊!拜拜。」

就在老婆打的候三部曲,我的舌尖不停地在她的唇和蒂之三部曲,所以使她不地出淫的呻吟。

「死玩意,你真啊!弄得人家的,都快出了啊!」

「是?呵呵三部曲,老婆啊!你不也是想她到?」

「都是你啊!她肯定出了啊!不然她什啊?更啊!到男的巴就走不道了啊!」

「嘿嘿三部曲,是?比你?」

「是啊!那穿不穿的,那次……哦……哦……,行了啊!那都快爆了啊!去她家打牌?不是太晚了?回在她家住的,晚上洗完澡快睡的候,她拿出假的具啊!」

「是和你的一?」

「不一啊!她的不按摩,就是一大棒子啊!但是手感特好啊!就和你那不硬的候一,的。哦……嗯……嗯……什啊?你想吸死我啊?你再害我,我不玩了啊!」

「那她玩了啊?」

「是啊!我,那大巴插得她嗷嗷直叫,太力了啊!」

「用油了吧?」

「你傻啊?不用的,不得把她的了啊?」

「真的假的?」

「哼……哼……,就啊!再舔舔。」

「你不我就不舔了。」

「你好人啊!我啊!是真的啊!她叫我玩,我玩啊!」

「有好事你不玩?」

「什好事啊?一假的啊!要真是哥,我才不著她!就我的活,累死她也不上我啊!」

老婆的得我心不知道是什滋味啊!就像是也在我的面前似的三部曲,有下面的「它」太不了啊!得一地跳啊!我知道那是和心跳同步的。

「老婆,她真的那爽?」

「行吧!但是我好啊!啊……啊……啊……三部曲,老公三部曲,就是那,快啊!,力啊!爽死我了啊……」

我手嘴用慢慢褪去老婆的白丁,落在她的豹高跟上。啊!真的太完美了啊!黑色的高跟是我的最,那蕾的口地裹在老婆的美腿上,那的楚楚人,我情不自禁手落在她的腿上,太美了!我都要了。

她抬起拾起丁三部曲,送到我的面前:「它是你的了三部曲,舔它,看看哪味最重。」她抓住我的,用力地往我的嘴塞。

我喜她女王的霸,,我真的不知道丁上哪最啊!她天天都洗,有的候一天洗次,我就知道她的奶罩、衣、都是和她身上的味道一啊!

「大三部曲,吞去啊!快!。」

我抬起,著「服」的眼神望著她。我在的一切,已老婆的焰抹得然存了,它塞了我的口,弄得我口舌乾乾的。

「三部曲,好吃?是不是很有味道啊?」

我力地著。

「嘴三部曲,哦……我弄了啊!」

我就像一了母的猛虎,依依的著她。她一手抓住我的部,我慢慢地起,猛地用她的唇吻著我的,不停地喘息著,我知道在就是她的「目」了。

「老公三部曲,你的巴真的太大了三部曲,每次弄完我,我都舒服死了。」她著,手隔著我的子不停地著它。

「是?那你告我,那天玩的候你了?」

「你怎是注她啊?嗯……嗯……嗯……」

「不我就不玩了啊!」

「我三部曲,我啊!嗯……嗯……」此老婆的手一摸我三部曲,一摸自己的奶子:「她真的自己玩了,我玩,就是看著她,自己用手插了。那水真多啊!有水有油啊!真爽啊!哦……哦……」

「她舔你了?」

「舔了。」

「上面是下面啊?」

「下面啊!弄得人家老想起你的巴。我舔她三部曲,她叫得和『』似的三部曲,下面叫那大巴插得『噗滋,噗滋』的真,都把我看傻了,不拔出舔一舔假巴上的淫水,嗯……嗯……嗯……哦……哦也……哦……哦……可,那的眼神太了啊!我都佩啊!」

「我一看,那也是玩家啊!上次去咱家的候,看那的就知道是。」老婆解我衫的扣子,唇移到我的乳房上。

「啊……啊……啊……哦……哦……哦……」我最喜她我做活了三部曲,真的三部曲,朋友可以,一打一摸著那,爽!此此刻我的心情真的不予言表了,我自己暗暗下心一定要和她好好地玩一次。

「啊!老公你的乳都硬了啊!嘻嘻!」

「那不都是你的功啊!好好吸吮三部曲,咬啊!」

「嗯,我知道啊!每次你都不人家咬你啊!我喜啊!」

「三部曲,啊!我也想和一炮啊!看看她到底成什啊!真的想啊!」

「嗯……嗯……那你就去!反正她一也要啊!不正合你意?用我找她什啊?嗯……嗯……嗯……」

「人家不是想她啊!想和你一起啊!」

「你和我啊?真的假的啊?」

「真的啊!想好了啊!玩太刺激了啊!老婆你?」

「我是不管啊!你自己和去吧!嗯……嗯……嗯……」

「你不我三部曲,我怎和她啊?」

「我想想啊!今天先不,到候好了再告你行?你喜啊!」

「真的?那你不生啊?」

「我生啊!真的,我也想看看你到候怎玩我,再你看看我怎玩你。」

「老婆三部曲,你太大了三部曲,我死你了啊!」

「我不知道想不想玩!就怕她不同意。」

「你好好和她!就是玩笑三部曲,不同意再。」

「嗯……嗯……嗯……呃……」老婆和我的呻吟在屋子,伴著的舞曲就像A片一。同要是你也融入其中的,那的氛、那的景,肯定你魂的。

老婆用力地把我推到沙上三部曲,她就像情的「母狗」了公狗一三部曲,了。不我任何扎地,她那「婪」的眼眸透著淫的目光注著我,不是「母狗」啊!是吸血鬼啊!她那曲性感的遮著她那迷人的,整著微微的,的唇在光的照耀下常感性,那大奶子美得法用言表,的,回地,乳就像要掉下似的。

她在我身上,回地蠕著身,秀不地碰到我的乳,太刺激了!那的感真的只有在高潮才出啊!我最怕的就是她用她的指甲抓我的身,那的感就和梳似的,爽啊!

「老公三部曲,我想要你的大巴啊!我要吃掉它三部曲,我吧!」

就只那的,老婆知道了我的答覆,手慢慢地解我的扣和拉,量向下扒去:「老公你抬抬屁股啊!我你下。」

我起大腿三部曲,高高的抬起三部曲,她我了下,再看我穿的黑被巴得都快破了啊!真的疑它不出啊?

「你的,大巴都了啊!看看,它太不安份了啊!可了啊!」

「就是你挑逗人家弄的三部曲,要是有心病的三部曲,肯定玩完啊!」

「呵呵,是?」

在的我根本就不想了啊!只是想快地有她三部曲,征服她的「地」三部曲,「牛奶」在她的「花」情地灌。

「老公,你的真的太大了啊!看得我的心好啊!」

「呵呵三部曲,的三部曲,你就自己解解啊!」

「啊!,我要你的大巴到我的喉深啊!」

老婆蹲在我的腿之三部曲,我量把身子靠到沙的最後面三部曲,充份腿,她起巴方便。再看老婆那人的胴是那的,每地方都有最美的一啊!有的候她赤裸在我的面前,我真的不意「欺凌」她,就想慢慢地欣。

老婆用淫的眼神告我,她要了,要玩弄於她的地了。

「噢!嘻嘻三部曲,看看你真啊!出水了三部曲,都透了啊!真的太大了,老公你看,它在面跳!」

我一看,真的啊!淫水都透了,弄得的,有的地方都泛起了白沫,看今天它在面受了不少的「委屈」。等我回神,老婆早已去了我的,那大巴就像跳用的一,「砰」的一下恢了它的「性」,血管充盈在它的表面,每一青筋都得不啊!大的亮亮的,真幸自己的「它」是那完美啊!

「老公你看看三部曲,都出水了啊!太多了三部曲,我死它了。你看它是不是比每次都大啊?」

「是?那不是拜你所啊!你玩得越,它自然也陪著你一起大了啊!」

很然三部曲,在老婆只知道欣啊!可能都不知道哪下手或下啊!

「,,玩玩它,用你最淫的活。」

「人家再好好看看嘛!」

「看什啊?再看也是你的。」

在由不得她了三部曲,我猛地坐起身三部曲,一把揪住她的,手一下子把她的按向我的胯部,她也力地配合著我的作。然是粗了,但是性的真的是太有惑力了啊!你是抵抗不住它的。

「啊……啊……啊……深,都放到嘴啊!啊……啊……啊……」

我使地著她的三部曲,就是想她把整巴都含在嘴。

「哦……哦……哦……你太了。」老婆的了我手,仰起:「啊!都捅到嗓子眼了,真人啊!差我弄吐了啊!都流眼了,什那使啊?」

「啊!老婆三部曲,是不是比每天的都大啊?」

「嗯,是大啊!要是每天都多好啊!有候它也和『棉花棒』似的,玩得不爽啊!今天的啊!」

「呵呵三部曲,不知道一你的小三部曲,你受得了?」

「就!插不到底!」

「好好三部曲,那一你的候三部曲,可不要老是喊什『到底了』、『太大了』、『受不了』了啊!」

「不喊就不喊啊!我自己憋著。」

「就怕你憋不住啊!」

「就你大巴,不喊啊?太力了啊!」

老婆不停地用手安著我的巴三部曲,看到老婆眼含著的水三部曲,我的心真高啊!欣慰自己的巴能足她,要不然她早就不安份的了。

老婆的手攥著它,一回地旋,一上下的:「老公,你今天的水太多了啊!」

「那是你弄的唾沫。」

「的,你看看,我往上一攥它就出水啊!」

我一看三部曲,呵呵三部曲,就和泉水一啊!一股一股的。等我,老婆就把嘴上了,伸出舌尖慢慢地搭在上,手不地向上攥,水已向下流了。她用力地一挑舌尖,把尿道口的水舔了起,居然有多啊!

她抬起,舌深得老的,一的「」在舌之,那的跨度真的引爆眼球啊!被她舔走的淫水在舌尖上微微地,著不同的光芒,晶剔透。

「看看三部曲,的啊!」

我笑而不答。

老婆站起身三部曲,吐著舌尖慢慢地了三部曲,我知道她是想放到我的嘴啊!

「老公嘴啊!吃了它。」

「不吃。」

「你的,你嫌啊?快啊!生了啊?」

我法三部曲,只好嘴、吐出舌三部曲,迎合著她的每作。我知道在的局面是她在掌握。其也什,可能於我是生吧,分泌的西用嘴品不太。也不然啊!其原也,的,就是滑。

我的舌尖在一起,我能感得到啊!在的老婆到了啊!在的景就是我不在身,她都和任何男人交合的,包括多人啊!有也我很痛。

我在吻三部曲,她的一手依然在玩弄著巴三部曲,一手放在自己的奶子上揉搓,我也在配合著她,手落在她的腰肢上不地摸。老婆奶子,抓起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腿之,其我早就想了,就是想看看她的,好,我的想法是一的啊!

我的手被她地在腿之,一住、一,不地扭。我扎著,她腿,整呈在我的眼前,稀疏的毛附著在哪,我太喜了,有候真的想一扎在那好好的睡上一。

我的手於得到了解放三部曲,於是向更深的地方「」三部曲,著老婆呻吟不地加,我的心情更像是有一烈火在熊熊燃。

「老婆,好多水啊!」

老婆不好意思的笑了:「水多?是不是了啊?」

「是啊!你太巴了啊!你的,哪天你找男的好好地你,看不把你死才怪!」

「你得?」

「有什不得的啊?只要你玩得高我就心啊!」

「老公你太好了啊!真的要是找了男的三部曲,你肯玩?」

「不玩啊!我想看他怎玩你啊!看看你到底成什子啊!」

「那你不憋得慌啊?得我的小被人的大巴在面抽插?要是射到面你?」

「只要你玩得心,什我都答你,但是我一定要看怎玩你啊!看看大巴怎插你啊!」

「那怎插啊?嘴含一、插一!道插啊?」

「啊!就是插啊!」

「死鬼三部曲,那我受了?」

「呵呵,我看你差不多啊!就你的性,肯定受得了啊!」

「老公三部曲,我插!哪天你也我的屁眼三部曲,看看那到底是什感,是不是真的像影演的那,看那女的表情,我想肯定挺好玩的啊!得好爽了啊!」

「嘻嘻,你想要那的啊?」

「是啊!想不敢啊?就是怕痛啊!」

「呵呵,我上哪你找男的啊?」

「那我自己上哪找啊?人啊!」

老婆的手沾著我流的精水不停地在上摩擦,那感就像要射了一,弄得我身一挺一挺的,而她越越高,早已不上的承受「能力」,我真的怕把那弄破了。

「了三部曲,男的找不到就找女的啊!咱一起玩的候也可以插屁眼啊!我你的三部曲,她你的屁眼。」

「她用什啊?手啊?」

「你傻了吧?影你看啊?有女的穿戴的器具啊!和衩似的三部曲,前面了假的巴。」

「上哪弄那啊?」

「三部曲,看看把你急的三部曲,上不就有?」

「老公,你就在上面明。」

「那你哪天找女的才能玩啊!」

「哼,我才明白啊!你的意思就是我找女的,你好玩啊!不啊?你!」

「嘿嘿三部曲,也不是啊!那你也不是有得爽了?我都一舒服三部曲,嘛我只了自己啊?」

「老公,你行不?哦……哦……哦……人啊!你老是蹭那,弄得那都火燎燎的了,嗯……嗯……嗯……伸去啊!看看面的水了?」

「那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怕她不敢玩啊!我看啊!你要是同意的三部曲,她肯定玩啊!我敢打包票啊!」

我她的,依然是在大唇和蒂那不地「挖」。(因我那太熟悉了,就是生的好,哪都知道。)

「是?你看她看得就那?」

「你放心啊!真的要是你同意的,她肯定玩。你看看她每次和你聊天的候不都是你:『娟,你老公都用什姿你啊?多啊?』就看你的吧!我看啊,不是挑逗也是暗示啊!」

看得出老婆被我的打了三部曲,在我的身上爬了下三部曲,蹲在我的胯部,我知道她要吻我的下面了。

「好的,老公我找好和她,肯定你喜。你放心吧,我肯定做到。」

「我?」

「真的,喜肯定你,但是你也我老老的,成天想女的那女的。真要是找了,看我不把你的大巴割下狗才怪!」

「有你的老婆三部曲,我找啊?」

「就是嘴好。」

「呵呵三部曲,舌的活不是也好?不?」

老婆手上都是大巴流的精水,每她的候,手指都有精水憋出,她也不停地在舔。看到她玩得那入神,嘿嘿,得到此女一生何求啊!

「啊!嗯……嗯……啊!你想吸死我啊?」

最享受的就是每她含住巴的候,舌都在嘴打,不停地在上旋。也是老婆最害的招,不是深喉是口含,她都做得淋漓致。

「就是吸死你三部曲,省得你的大巴到好看的女人就想戳。」

「想戳也戳不上,你看得太了啊!呵呵。哦……哦……哦……,你的口活太害了,嗯……哼……哼……要是男的,叫你上口不就得射啊?嗯……嗯……」

「噗滋……噗滋……」的音不停地在出三部曲,她不我的三部曲,是依然持著,而且的率更加快、更加用力,偶口深喉,到她的咽喉要在哪停一,上圈,就在那一刻,我感得到被她的咽喉壁地包,就在那,我深切地到巴在著心跳而波。

每次深喉後,她都吐出巴,深深地喘上口粗,也不知道是她的唾液是巴分泌的淫水嘴角流出,不地用手指把淫水抹到嘴,就像啃完骨一深深地吸吮著手指。我迎合著她的每一次「攻」,且做得都是那的完美。

「老公三部曲,爽?我的口活害?」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太美妙了!大巴要是你和一起去唆它,我真的不敢相信它是什。」

「那不美死你了啊!要是我一起唆你三部曲,肯定把它抽乾三部曲,你信不?」

「是?就你抽乾我吧!死了也是美妙的。」

「呵呵三部曲,那好你上眼睛三部曲,想想我是怎唆你的大巴的,好好地享受享受。」她完,唇舌手再一次落到和巴上,不停地唆、不停地、不停地上下,一舔舔水,一舔舔手指。

我的呀!我完了!我被她不意的作所折服,海也不地在勾著我三人互舔的面,你舔我的巴、我舔你的,一一的著舔,再看著69式互舔,自己的手不停地在她的奶子上肆意地抓,不停地在挖,不停……

我真的不敢再想像下去了三部曲,真的怕自己掉到不能自拔三部曲,竟我要生活啊!性然是放的,但是也是慎的。此我的心好,但是三人的性是我最想得到的。

再一次的深喉打了我的性幻想,老婆也不地在作,她的手扶住巴使它近我的肚皮,量暴露我的囊和部。我用手撩起著她的,就是想好好地欣一下她那淫的「表演」。

老婆慢慢地伸出舌在囊上,量不整舌碰到整囊,我低下眼目睹到囊不收的程,她的舌尖有的放矢地在上面著,一是用舌尖,一是用整舌撩,抬起我的目光,那眼神是那的妖、那的撩人心扉,就像在告我:「,我舔得舒服?」我的眼神同也在告她:「你太棒了!舔得我的心都快碎了。」

「嗯……嗯……嗯……」的音不地我嘴出,最要命的是她的那一手不停地玩弄著我的乳,要命的感啊!她在不停地起我的高潮。一次一次的灌,一次一次的揪心,而我只有享受的利,有拒的理由。

「啊……啊……快……快,老婆拽了,拽得有痛。」

她用嘴吸住我一的囊,同那的睾丸一起拽了起,我一喊,老婆了嘴,可是她有就此作,而是把嘴得更大了,一口把整囊含在了口中。此她抬起看著我,意思是我:「老公,爽?」是我想到的,也是我的,。

「嗯……嗯……老婆,太好了,你太玩了,在那感乎乎的,真好!」

到我一,她居然更加力了,舌在面打起了,很然,整囊了她的全部口腔,舌有旋的地,但是她也在力地旋,每一下舌尖,睾丸就出一,她就又重新吸回去,反反覆覆的做著同的作。此她口中流出的唾液已滑我的流到了我的屁眼,有的感,甚至有可能流到了地毯上,些都不是我要理的事,我只知道她玩得太力了。

我看到她的,鼻腔在不停地深吸,我真的有心疼,真想她那好好的喘喘,但是我知道那都是徒的。

此她的手了我的乳,向自己的下伸了去,不停地摸。伴著我的呻吟,她的愈加烈。看到她不停地瞪大眼睛,不停地深呼吸,我知道她唇和蒂的作已束了,手指已插入了自己的。

她有抽手指,而是整身向下面坐了下去,依然有口,依然有放我的囊,就是她的一起一坐使大奶子不,嘴出「哼……哼……」的音。

眼看她把插入到的那手指拔了出,在我的眼去晃了晃,我不知道她要什。她的手指伸向了我的部,在哪玩起了「水」,又伸向了我的屁眼,同也是在那用手指滑滑去,著屁眼的皮。

「啊……啊……不行啊……啊……啊……快拿出,受不了了……」

她不肯嘴的囊,只是不停地,不停地。我知道她不同意拔出,但是那感真的不太舒服,我有接受不了。看到老婆的表情,我只好忍著,不知不也感不到起初那的疼痛,可能和她的安和滑有,心想道:先忍一忍啊!得她的屁眼!

老婆不地抽插著,慢慢地我有接受了的感,不自禁地呻吟起:「哼……哼……哼……」老婆看到我的表情了,突然加快了作,使那也居然出「噗滋……噗滋……」的。「」的老婆,心的「淫」,我怎你啊?

我不她再「受罪」了,揪起她的迫她嘴,法,我的迫使她了我的囊。看到她嘴的那一刻,嘴流出的都是她的唾液,我的巴,用手指把流出的唾液重新抿回了嘴。我的整囊,是整囊都是唾液,作你我,我法用言回答你,只有一字可以代替:「爽」!

「啊……啊……啊……老公好?」她喘著粗。

「,太了啊!直就是精,得我在身上好,像泥。」

「那你我不?」

「我的上帝啊!我你?我都不知道了,只知道你的日子,我一分都活不成。」

「呵呵,一百分。」伴著我的音,老婆拔出了插在我屁眼的手指。

「啊……我真的不行了,不行了。」

我意想不到的是,老婆竟然把才抽插屁眼的手指放到了嘴了,慢慢地抽插起,用她的勾人的眼神和我著。我的天啊!那乾?我在想:真的是我的老婆?她的些作就和毛片的一。老天啊!上帝啊!你我的是凡人?直就是要我小命的「魔」!

她我笑了笑,站起身。我的主啊!又是,又是胴,我已受不住她的惑了,道我的老婆今夜要去我的小命?

她著,的大卷晃晃,直地走到了我放的沙上,下腰拿起我的,望著我抿嘴的一笑,手在桌子上端起一杯啤酒慢慢地她的乳上倒了下。啤酒乳,腹部、小腹,慢慢潺潺地流到了她的上,下面的毛就像洗了澡似的得下垂成了一小;有的啤酒是滑她的玉腿流向了的跟部,那些致命的酒花在她的身上、上泛起了泡沫。

她掉了豹的高跟,放下酒杯,打盒上了一支(老婆不抽,有候在家我一支),她在的子和作是美?是?是淫?我子空白了。呀!我死了,真的死了!

「老公,你,抽一支吧!是不是快死了啊?」

我接,深深地吸上了一大口,吸的一大口不要啊!就和吸了冰毒一。(朋友吸冰毒,看他的子,但是本人不接此物品。毒品,香,珍生命!)

「,快告我你是淫魔是天使?是派你『整治』我的?」

「嘻嘻,害怕了啊?你呢?」

我伸手去拽她,可是她不,是又回到了我的胯部,那大巴依然挺比,真的,有任何它小的理由啊!她又一次抓起它,上上下下的著,每到那,手指就一攥一攥的,用力地著。我的大巴今天也太他的了,水流不,挺如初。

她跪在我的腿之,用拿著我的手慢慢地放到了嘴,就在她嘴的一那……

「老婆,你要什?又是什花啊?」

她噘起嘴了我一吻:「秘密,一你就知道了。」

「啊!有活啊?我真服你了。要不我你跪下得了,你了我吧?」

「人啊!你都受不了,怎玩我和?」

一句住了我,弄得我可答。我豁出去了,就是今天射血了,我也要好好地陪她玩,看看她的花到底有多少。

「,肯定爽啊!我昨天上班在上看到的,你一啊!好不好啊?」

「好好,你吧!吧!弄死我吧!」

她笑了。

,我只能任她的了,深深地吸著手上的。我在想:又是在什啊?

她嘴,又一次伸出了舌,拿起我的,不停在上面回地舔著,然後把大巴上的精水擦乾,又用手攥了攥,一看出水,一下撇掉了我的,低下再一次到大巴前面,但是次舌是完全暴露的。

「啊……哦也……哦也……嗯……嗯……我你!你想刺激死我是?」

「再,再,啊!」

「哦也……哦也……哦也……」我不地享受著她我的新,我的刺激,嘴的不停地吸著。我才真正明白,老婆是用把舌上的唾液擦乾,量保持舌的乾燥,用舌上的味蕾(也就是舌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刺激我的大巴,那感真的比有水唆巴(不信可以一,老爽了)。

老婆不地在折磨著我,同我也在享受著老婆我的。在的我不是她那了,我知道她的地位是人可以代替的。我喜她,喜她做的狂,喜她了性不一切。

老婆「暴疾雨」的「洗」,巴依然是挺比。

「老公,老公,舒服了?」

「不是舒服啊!是有上天的感。你,哪的些活?」

「呵呵,用?女人要是活都做不到的,怎拴住老公的心?」

「老婆,你肯定是跟影的,要不然你怎玩得如此熟?道和人……」

「子啊!越越不要。其有的活我早想你用了,但是怕你用完就有新感了,所以就保留了。」

狐狸,不意的跟影了多西,真的不知道以後不在人身上生和我一的。於今天老婆的表,我心有了一可怕的感。不行,不要胡思想了,老婆不的!她是我的,我一定要相信她。但是於的女人,你一旦失去了性,她怎?可想而知。

「哦……哦……哦……嗯……嗯……」老婆在吻著我的巴,不地往上吐著唾液,看到那些慢慢流下的唾液,再看看面前赤身裸的老婆,我掐了手的,靠在沙上微微地上了眼睛,可是海是一一不停地掠一面。

她是在玩我的巴?是不是把我作人了?我害怕了,不敢再去作的性幻想了。真的害怕失去她,有了她,我就失去了真正的性能力。哪角度看,娟的肉是,一切都是那迷人,我心非常明白所有在她身的人有一不想入非非的。就是人的自有的本性,是永都改不了的事。

我嘴出的呻呤看得出更加刺激著她,她不停地上下著我的大巴,不停地甩著,舌是在大巴上舔舔去撩著她的唾液。

「好了,老婆我歇一,我心你弄得糟糟的,有受。」

「怎了,想吐啊?」

「不是,乎乎的。」

「事吧?」

「事,我『』一下,一好你。」

「真的事啊?」

「真的,就是我刺激的。」

「呵呵,那不好?不喜啊?」

「不敢是喜了,是折服。」

老婆了巴的手,舔去手上的唾液,站起身:「老公,看看身材好?」

「看了不心啊!」

老婆的身材真是配了,大的地方大、的地方,真的可以和模特有一拼,尤其是那大奶子,真美!

「身材我自己看了都慕,你男人看了啊!」

老婆得,她的身材永都是男人看了想「揩油」的那,特是穿著低胸衣服,露出那一奶子的候,你看了直就是想一下子掉衣服,地抓住它,吸吮它、蹂它。

「老公,好些了?」

「好多了。你自己先玩一!我想撒尿。」我站起身,抓住巴道。

「你怎出去啊?」她手在桌子上拿起一瓶子,到我的面前,蹲下身子:「老公,行不行啊?口太小了,你尿得去?」

「不行,口太小。看看有有痰盂什的,找大的西。」

「我看看。」老婆起身在屋子找了起。看著她的背影,的大屁股有一肉,那套著黑的玉腿是那的性感,就在腿和屁股之接的地方,她的「花」悠然的呈在我眼前,我不由得抓起巴拼命地起,那有她口中留下的液,起特「盈」,那的「」,「噗滋……噗滋……」的再一次出。

不能再了,再就要射了!我不由得停下了的作,眼睛直勾勾的看著,什穿在她的腿上她演得那感性?什她的身是那的?男人啊!你真的要是得到了她,她不停地起你的「挺」,直至你人枯精亡。

「老公,我找不到啊!」

「有?憋死我了!」

老婆迅速回到了我的面前,上我一瓶子:「就用它吧!尿不去也事,我你拿著。」老婆蹲下身,一手抓起巴,另手拿著瓶子,量使尿道口和瓶口在一同心。她抬看著我,嘴出「」的。

巴得太大了,弄得下腹部是作痛,再加上膀胱的充盈,使巴不地膨,老婆也在力地刺激著,可是就是尿不出。我用力地哼哼著,老婆不地抬看著我,嘴依然出「」,看得出她很著急。

「老公行?慢,可憋了。都是我不好啊!把你弄成,下次啥也不玩了。慢啊!」

看到老婆焦急的子,我心真的再一次出了欣慰的感。看到我受,此老婆早已失去了她才的淫,得其、。

「事,我再。」

就在我完的一那,老婆放下瓶子,著嘴把大巴吞了口中。

「啊……不行了,再刺激了!」

「,你尿吧!往我嘴尿。」

「啊……不行,我再看看怎。」

「什啊?一憋了。快啊!我都不嫌,你怕什?快!墨了。」

此我真的不知道不她的,但是那的滋味弄得我真的不好受,老婆也在鼓著我,不地吐出巴看看,或者用舌尖刺激尿道口,或者用唇地吻著,而我不地在出「哼哼」的音。

老婆不敢再用手去碰那了,手指只好到了我的巴下面,用指甲慢慢地著囊和部。在老婆的一切的作都是柔的,有半暴力。妻,如得至!失去了她,我所的「暴力」,那得好受多了,同了那多的刺激,巴也不得那膨了,恢了勃起的,使才的疼痛有所解,上的表情也同多了。

「老公,是不是好了?看它都不像才那膨了,才填得我嘴的,在小了,我吞到最面也才到我的喉那,不像才吞了一多半就到那了。」

「是啊!不痛了。你用嘴了,把瓶子我,我自己再。」我伸手想去拿瓶子,被老婆拒了:「吧!不是挺好的?什用瓶子?你尿吧!」

「真的往嘴尿?」

「是啊!啊!~~」老婆一手我握住巴,嘴得更大了,一手慢慢地把眼前的背到了耳朵後面。她漫不意的一一都逃不我的眼神,早已了的,她示了有的女性之美,真是淫中透著女性的端,狂中著淑女的天性。

我再一次的鼓起了,尿液尿道口流了出,我猛然她的,稍稍了身,尿液都撒到了地毯上。老婆看到我尿出了,神情放多了,管我了她的,但是有尿到了她的鼻尖上、嘴,有的流到了她的肩膀上。

在的我舒服多了,又回到了才的,就在我撒出的同,老婆力地伸想叫我尿到她的嘴。我的手和她的行著反抗,老婆只好伸手又拿起了一瓶子,我的尿道口量控制著角,我深切地感得到巴被她手指握住的度。

除了尿到地上的,我整整的尿了一大瓶子。老婆抿著嘴又重新流露出迷人的微笑:「好了?老公,回事了?才都把我了。」

「好啊!舒服了。」

「事就好,你看看它打蔫啊!呵呵,看看我一用什招把那弄得破了,看看你舒服不。」

「啊!啊?」我指了指巴。

「是啊!就是那,看看它到底能到多大,能持多。」

「呵呵,你可再搞了,弄不好你一身血。」

「嘻嘻,去你的!」

老婆了存的尿液,放下手中的瓶子,又一次巴含嘴。我的感是她的口腔要比我每次她的候要。她不再像才那猛烈地了,而是像吃奶似的地吸吮著,然是吸吮,但是感在不同的刻有著不同的,我也在前後晃著我的身使它插得更深些,她也不地出作的音。

「你是不是好了啊?啊?一插到我的胃了,人。」

「是的,是好了。看看一我怎收拾你,你小人。」

「好啊!我等你。」

我巴老婆的口中抽了出,上一支,靠到沙上,著香的味道:「我想念你的吻和手指淡淡的草味道……」

「老公,我想一,你想看?」

「呵呵,真是口子啊!我想,就知道你手。」

老婆走,穿上高跟,那套著黑的玉足配上豹的高跟,我你想想是什的情景,尤其是有著完美曲的裸的女人,看得你不才怪。你玩多少女人,像我老婆的,不是吹,你真未必玩。

老婆蹬上鞋子,一蹬著桌子的一角,手向上提了提的上口,那也做著一的作,垂下住了整。天天看她穿,可是次比每一次都要性感,我在才明白之所以老婆什要豹款式的鞋子了。你啊!真是野性,返璞真。在女人都追求性感,但是也要看看自己的件啊!所以我不怎承「人靠衣服」句。

看到老婆一系列作,不禁我想起分配到院的往事,同也是一比的,就在同一晚上、同一房,我的大巴整整了她六次,而且次次都是射在她的。那也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打的「玩」,害得我整整在床上躺了天。

回想起初,在一想起都有害怕,真要是累好歹的,在一切不都完了?嘿嘿,性是美妙的,但是我也要可而止,一定要有律,不要它把我害了,到候你後悔的。

老婆端起杯酒,了我一杯,一仰脖一而,我後也乾了。

「,好好看著,看看我肚皮舞跳得怎?好都跳了,嘿嘿,都有快忘了。」

老婆以前和一起的舞蹈,後我她起了瑜伽。我感跳舞把腿弄走形了,慢慢地再弄成「肌肉女」可完了,是瑜伽好,修身性。老婆於我是非常同的,同可以在做做美容保什的。

老婆把音的音得很大,直走到了舞台的中(然是中包,但是加了VIP嘛,肯定要高些!房足有60平方,舞台也是地的。呵呵,最的是提供管舞,俺是最喜的,但是只有在VIP房才可以表演。

的小姐也都特漂亮,都是提供跪式服的,特是跳管的那妹妹一的媚,看你的票,得越多,跳得就越「大」,俺也看,啊!呵呵,但是今天俺看的表演是免的,光著屁股穿,就俺一人跳,VIP,死你!

舞池的四都是子,上面的光足可以「取暖」,中有根和筒粗的不管,在什角度都看得自己的表演。老婆大的放,她和的舞小姐有什?

老婆背著我深深地塌下了腰,使她的屁股和部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只是米的距,但是光了它好的作用,清晰地看到了老婆的後,屁眼的色比的肌的色要深?在娟的那根本就看不出。

老婆晃著屁股在向我示威,不地用手拍打著那,「啪啪啪」的促使著她回望著我。而我也不示弱,沙上站了起,一手玩弄著巴,一手挑逗著我的乳。

音的奏愈起,老婆也站起身,手高高的起,不停地在上空,腰部在原地,大奶子可好了,了「衣服」的束,好像撒了似的左右上下,我真的怕它掉下。呵呵!

我看得是「口乾舌燥」,一杯一杯的喝酒,她不地玩弄著,一手著耳後,一滑到了部,一手又一前一後地摸著自己的和肛,一又蹲下玩弄她的,最可的是手抓住大奶子不停地向我,一地著我吻。

我哪得住的惑,迫不及待地停下了手中的活,抓起一瓶啤酒到她的面前,伸手一把住她的腰,狂地吻著她的唇,舌不停地交合、不停地。她那眼神太放了,在只要看上你一眼,你就上悟她的意思,那就是她。

她推我,一把我的手中的酒瓶,的一瓶酒在才的抱中被晃得泛起了酒花,不停地向瓶口外溢。老婆仰起就是一口,我生怕她喝著,想去酒瓶,可她老是逃避。她著音不地晃著酒瓶,面的酒向外面流得更加猛烈。我心地的台子,老婆穿著高跟滑到,也就不和她了,退到了台子的下面,她向我伸出大拇指,意思是我做得好。

我站在那看著她拘束地,有上也露出分笑容。老婆的腰肢左右著,就像一「蟒蛇」,身在走著不同的,或是上下的「S」型,或是「波浪」型,我的眼神分毫不她的身。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在我的眼前,我以置信。老婆分腿做了「步」的姿,一手伸向下,手指自己的大唇地向(那有那大?老婆的完全是「」,真的分不清大唇和小唇)。老婆要是什?我被她的弄迷糊了。

啊!不吧?老婆手中的酒瓶竟然向了她的道口,我的天啊!她是怎了?什狂,道她的不要了?我的呀!

「喔……啊……哦……哦……哦也,老公你看看爽不?」

「你行?」

「哦……哦……啊……哦……怎了?我就是想你最好的。」

「你太害了,你爽?是什感?」

「的,好多水,你看看是不是都流了,嘻嘻!」

我急忙走,真是太刺激了!老婆的手抓著管,整肉都蹲了下,酒瓶立在地面上,瓶子的部完全插入了她的下。身不停地上下,舞台的地她的作弄得一一的,瓶子面的酒也在肆意地晃,白色的酒泡不停地她的隙爆出。

哦也!此老婆已上了媚眼,不地享受著身和地她的力量,什音、什舞曲,我只是到她口中出的呻吟,自己所做的一切她陶醉著。

「唔……唔……唔……哦……哦……想我?想我的?你的巴到,我的就是你的,你撕它都可以。唔……唔……唔……我啊!我到底,我,我的子口啊!快……哦……哦……哦……你不是想我和?你不用力我,我怎知道你能得了我?啊……啊……啊……

你的,你拿假巴插,我就拿瓶子插,看看害?想我家玩你,我倒想看看你到底哪的活比我好!想和我?我老公死你,不你爆才怪!老公,看看我不?你那是不是特啊?要是我都在你面前的,我和你?回答我啊!」

「老婆,是你害,我然你。」

「我答你的事,我一定到,不到的,你就找三男的我,我的屁眼、我的、我的嘴,把我的了,行?」

「行行,你我都受不了了,能玩?」

「能啊!你想玩的,我你,到候我一起舔你的大巴,一起舔你的屁眼。她肯定也想你她一炮,要不然那什老往咱家去?」

「是啊!行,我一起你,你我,到候我射到她的嘴,你互相舔我的精子,行?」

「嗯,行。哦……嗯……嗯……嗯……老公,你得我好舒服啊!下面都快爆了,快,快我填它!」

我不知道怎去止老婆淫的作,只能著手的巴,欣著。真的不明白老婆你怎淫,整整一瓶的酒就被她害得所剩,但她是不肯放掉它。粉透的小被酒水洗得分外的晶剔透,唇吸著瓶,而瓶也在分她的小穴,一吸一的配合得是那密。

老婆伸手叫我拉起她:「啊……哦……哦……死我了!冰啊!和你巴的度。」

「是?都快喝醉了吧?」

「那你是不是面都是酒味,小心喝醉了啊!」

「好啊!我真的要看看你吸的酒剩剩,是酒味是味。」

「呵呵,那你不?是不是想我吸死你?」

老婆起身站了起,再看看那被她玩弄的酒瓶,依然挺的屹立在那,只是面的酒少了不少。

「老婆,你玩是不是比玩那啊?」

「不是一的感,那我也喜,尤其是著子看著自己玩,那才叫,看著它不停地在抽,不地出水,『噗滋、噗滋』的,只有玩的人才知道那的感受。那天看玩,特是她拿出舔的候,我都快和她起了,一看她的道也不,自己插的候躲在那,肯定是捅到底碰到子口了。嗨,真想她也一大伙我,那要是有你就好了,可以我解。她舔的活你的好,就舔了一,高潮就停下了。」

「那你,要是我舔她,她是什?」

「你啊?你的舌那,都伸到她的道面了,你,你能把她舔成什?我,你每次舔我的候,你那破舌在面,也不插人家,得人家受死了!」

「是?每次我伸去的候,一舔到你的道壁,你就老躲,呵呵,那和上牙膛似的,硌楞硌楞的。」

「人家嘛!我就答你我那,弄得心跟了魂似的。」

「到候你是伸到她的她吧,你能碰到子口那。」

「我也不是青蛙,那吧?」

「人家比喻嘛!要是真的舔到她那,你就玩完了,她肯定天天黏著你。」

「老公看,好玩吧?」

我一看,老婆自己用手著管那。

「比你的粗啊!你的要是的,打死我我都不和你玩的。」

「只要打不死你就玩,是吧?呵呵呵。」

「。」

老婆手勾住了我的部,不停地用大奶子在我身上蹭蹭去,最可恨的是一腿伸到了我的腿之去,不就用膝一下我的部。隔著就是好,沙沙的特舒服,是有一朦的感。老婆不地在使花刺激我。

「你看它啊!蹭了我一肚皮的水,黏的,今天我就把你吃了。」老婆用手指著我的巴:「叫你老是插我的『小妹妹』,插得它老是想你,就是你惹的啊!你知道你?」

老婆抓起它哈下腰,用我的巴去碰她的乳:「看看,它上了。老公你的水真黏,我的水要是像你多就好了。」

「呵呵,那不得流到地下了啊?我的小妖精,吧!」我抱起她回到了沙上。

「等等,我上。」老婆拿起我的衣服到了沙上,上躺了上去,劈腿露出了她那粉嘟嘟的小,手落到了大奶子上:「吧!,你的活吧!好好地伺候我啊!要不就不你找。看什啊?在就是你的了,我有利你什,但是我就是有利享受啊!」

「是?你都想死我了。」我蹲在老婆胯部中,托起她穿著黑的大腿,先是在上面地吻著,不地也伸舌舔距的。她腿不停地在交著,只眼享受,嘴不地出淫的「哼哼」。

她的每角落都有我舔的痕,有舌也落到她的高跟上,看著老婆美腿和高跟的搭配真是美了。我直起腰使老婆的一大腿搭在我的肩膀上,舌尖滑向她的「淫肉」(我自己它起的名,我得身材的女人那的肉是最美的),在那我就像一好天有食的狼一,不地「撕咬」著那部位,在沙上扎。

舌尖撩的同也在呼著老婆高潮的「崛起」,她哼唧的音愈提高了分,手面的乳也她揪得大起,舌尖在挑著她的每寸肌,每一,刺激的反都出在我眼前。她的身也不知道是在逃避是在迎合,是萎萎曲曲的扭。

我向她的乳了,用手她的手,此的大奶子完完全全的呈在我眼前。呵呵,就和大一白白胖胖的,躺著都是那的挺,有一懈的意思,怪不得老婆不用厚胸罩,是一薄薄蕾那的款式,的D罩杯。

嬲姇三部曲离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